Pages

Taiwan Historian Network

Thursday, October 1, 2009

10/01 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凌晨四時,開學以來唯一一次的徹夜未眠。修剪著迎新宿營晚會的錄影檔案。錄影燈光效果欠佳,人臉基本上是看不到的,只有一個輪廓。我不知道是否當時把DV拉近就能改善這個問題。聽筱瑩學姐說DV 的拍照解析度並不會如我們想像中的那樣好,心裡不免有些不安,萬一那些檔案真的都不能看,怎麼向新生們交待?以目前的進度,還要增加字幕,要在週五完成交出恐怕有些勉強。

錄影的檔案其實從週一就開始弄,阿凱弄了兩天發現他的電腦無法轉檔,又轉到我手上。我不知道問題是否真的是 Vista挑剔不合作。但從進執行會兩週以來,確實發現技術力的不足是很大的一個問題。我所謂的「技術力」包涵十分廣泛,包括管理的技巧、電腦的熟悉度、學校規章的know-how、企劃書的撰寫,很多東西這屆的成員都沒有學過,他們根本不知從何做起。

不僅是欠缺基本的技巧,那些雜亂無章,部份甚至遲至開學後才跟上一屆取得的檔案中到底有些什麼,目前也只是知道個大概,更別提那些根本沒有檔案紀錄的東西。會產跟檔案的清點尚未開始,團隊內的分工也尚未明確。嚴格說來,目前的執行會狀況是很不穩定的。

匆忙趕完的宿營結束了,但問題尚未解決。接下來又有預算、期初大會。明年的史學盃又由東華承辦,而準備的工作得從現在開始。時間並不等待我們一一準備妥當。除了學術組本身的業務,還要hold別人的工作和進度,其他的部份有些無力顧及,只能希望會長和副會長有力掌握、解決。但似乎許多的問題不是尚未被發現,就是暫時無能去處理。

許多人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而我總想的太複雜。以前的恩恩怨怨不知何時可能成為工作上的阻力。今年入會人數又少,可動用的會費也少,許多人抱著直接讓系學會倒的想法。艱難的環境又加上沒有經驗的成員,現在的系學會處境真似風中殘燭。

然而又能怎麼樣呢?「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一切的一切總是得面對,總是得解決,一步一步都得踏出。我不知道是否能夠化危機為轉機,但總是不能輕易放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EasyRead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