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aiwan Historian Network

Saturday, January 15, 2011

01-15 誰欠蔣公一個公道?駁陸以正的混亂史觀

昨天在PTT2 8A板看到陸以正去年(2010)11月1日的《聯合報》投書〈欠蔣公一個公道!〉,內容怪繆,令人不敢恭維,故為文駁之,增補後張貼於此。

昨天十月三十一日,是故總統蔣公一百二十三歲的冥誕,卻沒有任何追思禮拜或紀念儀式。我看晚間的電視新聞,自動到他停靈的慈湖去致敬的高級官員,寥寥可數。只有國民黨黃復興黨部號召各地黨員有個紀念會,參加的都是他的老部下,或追隨來台的老兵,給人一種淒涼之感。

從他去世到現在只不過三十五年。台灣經歷太多變遷,政權兩度輪替,人情冷暖可知。但最主要原因,恐怕是許多人不知不覺地受到綠營抹黑宣傳的影響,把他看作票房毒藥。原本無可爭辯的歷史事實,被許多人從記憶刪除掉了。

要說攻訐蔣介石,李敖說第二,沒有人敢說第一,比起綠營的謾罵,李敖可是挖出史料來一一點名批判。而國民黨對自己的總裁毫不眷念,反倒要怪起本來就討厭蔣的民進黨抹黑蔣介石,此等邏輯實在令人嘖嘖稱奇。陸說蔣介石對臺灣功大於過,倒可斟酌;但蔣丟失了整個中國大陸,說他對中華民國功勞遠大於過失,實在是對不起開國先勳。除非他的中華民國僅僅等於1949年以後的臺灣,而從陸文前後看來,似乎正是如此!

蔣介石不是神,他也是人。人都有七情六慾,他自然不能例外。但如拿在天平上秤一下,他對於台灣,或對於中華民國,確有不可磨滅的貢獻,功勞遠大於過失。歷史自有公論,不能用「威權時代」四字,就一筆抹殺。

相形之下,他在國外的形象反而有所提升。哈佛大學出版社去年出版、陶涵(Jay Taylor)所著的《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全書七百六十頁,註解超過二千條,被視為權威之作,便是最有力的證據。可以拿來對照研讀,證明他為人表裏如一的,還有加州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珍藏的蔣介石日記。
 陶涵這本書寫得很淺,他對中國近代史的素養也不深。蔣身邊一堆人的關係在裡面都看不到。像他跟戴笠、陳布雷之間的互動都很少提到。對西方學者來說,是一部翻案之作,先前寫蔣,都是以其腐敗、失去中國為主,其國外評價恰恰與國內國民黨塑造的民族偉人完全相反,這些在陶涵的書中都有談到。陶涵這本書對華人唯一的賣點,就是他是第一個利用蔣日記書寫的蔣傳。但他的論點,許多我們都耳熟能詳。因此陶涵這本翻案之作對華人學者來說,難免隔靴搔癢。儘管目前以日記材料為基礎的蔣傳僅有陶涵一本,但說是權威之作,絕對是過於溢美。比起楊天石的研究,仍差得遠。

就我所知,目前還沒有稱得上精彩的蔣傳。李敖跟汪榮祖的《蔣介石評傳》是負面大全,這書是李敖把他一堆《蔣介石研究》的文章給編排起來,加以潤飾而成。書裡頭說蔣介石對孫不忠、在上海炒股、玩女人、得性病還傳給陳潔如。你能聽到的所有關於蔣的負面消息,大概這本書都包了。要說抹黑,共產黨跟李敖翻出的負面消息可多著呢。不過個人私德跟歷史地位的整體評價還是兩回事,得分開評價。至於陸以正稱蔣日記證明其表裡如一,那真是說笑。

蔣介石對台灣有多大貢獻呢?簡單點說,如無他帶來的幾十萬軍隊,民國三十八年十月在金門古寧頭抵擋住登陸的中共大軍,老毛的「血洗台灣」豪語,真可能成為事實。如無他從上海中央銀行運來的黃金,台灣經濟那時可能崩潰。如無他帶來大陸的幾萬有真才實學的愛國之士,如尹仲容、李國鼎、趙耀東、陶聲洋等,台灣不會有經濟奇蹟出現。如無他堅忍不屈,忠實執行國父孫中山的遺教,台灣不可能享受今日民主自由的環境。
然而從中華民國史的角度來看,如果不是蔣誤信美國人,要打東北的爭奪戰,可能整個國共內戰的局面都不一樣,陶涵跟蔣永敬都持此論點。若是如此,我們今天就會來討論蔣介石對中國的貢獻,而非他對臺灣的貢獻。陸以正把中華民國與臺灣兜在一塊,卻忘了1950年以前中華民國都不只有臺灣一塊。這樣的立論,完全是把蔣介石,也把民國史看小了。但從此也可清楚的顯現出「臺灣」作為這島嶼上各族群的思考立足點已經是不可擋的趨勢,以至於有些人以為民國就等於臺灣。

歷史的如果問題會讓人如果沒完,反倒只是模糊焦點。姑且就陸以正提出的三點討論一下。古寧頭擋住中共大軍,可共軍當時仍準備渡海,關鍵是1950年韓戰美國第七艦隊對台灣海峽的封鎖。真才實學之士,沒有美援,恐怕也無今日輝煌,但蔣放手讓他們發揮這倒是真的。陶涵蔣傳中對遷台後的蔣介石,描寫最深的就是他能利用臺灣的特殊地位以及他在島內無可動搖的領導地位,和美國討價還價,爭取他所想要的援助。

臺灣經濟崩潰緣起自抗戰時中國的經濟惡化在接收後波及至臺灣(一部分也是接收人員濫用貸款導致臺灣銀行過度發行),而這個惡化的高潮就是蔣發行的金元券。從這個觀點來看,很難說蔣把黃金運送來臺,所以要給正面評價。畢竟整個中國的經濟他無力導正。但準備金對於新臺幣政策是很重要的。至於說蔣對民主自由有什麼貢獻,那請觀落陰一下胡適、雷震諸位前輩吧。

看蔣的功過不能只看臺灣。真要說蔣對臺灣的貢獻,那也不能夠避談威權體制。正是蔣的威權體制,使得美國不能在臺灣複製拉美政變,保持了政治的安定,方便後面國家主導經濟開發。民主政治有他的價值,但未必能夠帶領國家走向繁榮。
大陸學術界也開始重新評估蔣介石的功過。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張海鵬教授,在胡佛研究所讀過蔣公日記中已解密部分後,告訴郭岱君說,蔣確實是一位「民族主義者」。

台灣明年預定擴大慶祝「民國百年」,對這位一生和民國史無法分割的巨人,我們大家都欠他一個公道。

民族主義者也是可以製造罪惡的,不是說民族主義者就是好評價。那個時代一堆軍閥都有民族主義,卻沒有因此被視作「功大於過」的巨人。這種評價等於沒有評價。張海鵬所言只對長期宣傳蔣介石跟國民黨是帝國主義走狗的共產中國有平反意義而已。而再者,我們要以民族主義為評斷歷史的基準嗎?

陸以正通篇史觀混亂,不僅將民國、臺灣混為一談,視1950年前為無物;又誤信蔣作為孫文繼承人的宣傳和作態,乃至以為蔣處促進民主發展。陸以正欠缺史學素養、社會觀察,卻又要為人做歷史定位。這樣感懷蔣介石,卻弄巧成拙,恰恰凸顯了他對歷史的無知。

歷史人物自有其歷史地位。臺灣這幾年紛紛擾擾,塵埃未定,但蔣介石仍然是臺灣人熟知的一號人物。相較之下,許多人對孫運璿、陳誠、胡適、雷震、尹仲容、李國鼎等人卻是一無所知。與其說臺灣冷落蔣,不如說是這個社會仍然對歷史輕忽。我們多數人對歷史不但無知,也欠缺理解。陸以正此文恰可為這「無史」社會的註腳。若是如此,也難怪龍應台的書在人看來是「速食史學」,卻又如此暢銷,這個社會正需要惡補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EasyReadMore##